所在位置: 首页 > 读资讯 > 高端访谈 >

李文军 极少主义的提倡者

李文军 极少主义的提倡者
发布时间:2011/12/16 9:07:42  文章出处:新浪家居  作者:罗大全  浏览次数:1763    [ ]
关键字: 家居  建筑  设计师  
【导读】:极少主义理念源头来自于包豪斯主义,首先也还是通过现代技术手段为现代人的居住和使用提供非常舒适、美好的环境。今天我们新浪家居请来了极少主义设计理念的创始者李文军先生。
  

时间:  2011年12月9日 15:00 – 17:00

  地点:  朝阳区鹏润大厦26层嘉宾聊天室

  主持人:新浪家居 罗大全

  嘉宾:万德文脉国际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主创设计师、德国注册建筑师、巴伐利亚州建筑师协会会员 李文军

  主持人:极少主义理念源头来自于包豪斯主义,首先也还是通过现代技术手段为现代人的居住和使用提供非常舒适、美好的环境。今天我们新浪家居请来了极少主义设计理念的创始者李文军先生。

  李文军先生

  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建筑系硕士毕业,先后工作于柏林、慕尼黑的建筑事务所。2004年起组建了万德文脉国际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和都料建筑事务所。设计领域涵盖建筑设计、室内设计和区域规划。设计风格倾向极少主义,并付诸于实际项目当中。作品“成都天府美术馆”获得“2009 LICC伦敦国际创意大赛”专业建筑组一等奖;美国洛杉矶“2008 IDA 国际设计大奖”建筑概念三等奖。目前正在进行南京佛手湖国际建筑展二期的设计工作。

  关注建筑设计的同时,他也非常关注文化传承和人居环境改善的问题。曾举办“胡同印象 I —胡同瞬间”个展,并被邀请参加“北京地图游戏”在北京今日美术馆、伯明翰博物馆和画廊、意大利特尔尼国际现代艺术中心的巡展。另外,对城市规划、博物馆美术馆、写字楼、别墅有专题研究,并发表过多篇文章。曾多次担任设计竞赛评委。

主持人:首先欢迎李总来到我们新浪家居的嘉聊室。您先向我们网友简单的做个自我介绍吧!

  李文军:我是北京人,北京出生长大,在北京念大学。工作了一段时间后,1997年下半年去了德国,在柏林工业大学学习了3年,在慕尼黑工作了3年。2004年回到北京,注册了现在这家建筑设计事务所——万德文脉国际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。

  主持人:您觉得国内外建筑最大的差距在哪儿?

  李文军:更早一点的时间中国是木建设,欧洲是石结构建筑,现在没有太大区别了,二战以后已经国际化了,基本都是钢筋混凝土。尤其是中国举办了奥运、世博,来了很多外国设计师,中国大城市的建筑设计还是很国际化的,但审美方面很多地区的暴发户还是比较喜欢所谓的传统欧式。既然生活在现代,就应该生活在现代建筑中。当今欧洲几乎没有新建传统欧式的,基本都是在中国出现。其实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点,比如德国,在建筑造型上并不追求时髦,当然也有一些其他国家的设计大师在德国做设计,但德国本土的建筑师特点是比较严谨,细节非常细致,风格上并不夸张,每一个项目都是自己事务所做的设计,而不是抄袭一个通用规范。另外,施工质量也有保证,世界各地一比较肯定是德国的建筑质量最好。再比如日本也有自己的特色,虽然很现代,但一看肯定就知道这就是出自日本设计师之手,带有一种民族性。美国走的是另外一条路,可能没有德国那么细致,也没有日本非常简洁的特点,但他们的建筑师更倾向于非常强的设计感。我在德国大学里,一位德国老师就曾经说过德国的建筑可能更倾向于是一种“走”的建筑,强调体验的感觉。美国建筑或者英、法国家的建筑更倾向是“看”的建筑,外观非常漂亮,非常夸张,讲究视觉效果。而中国,我认为还没有真正形成特别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建筑。为什么非要保留一点传统元素,还要加入现代元素,不能说这不好,但有时感觉有的作品的设计比较勉强,有些装饰比较多余,像是拼凑出来的。

主持人:您现在的设计风格是偏向于哪方面?

  李文军:应给说是极少主义吧。我本身比较喜欢没有符号感特别强的元素,更加注重形体本身和内部空间本身的感受。我做的很多项目都是白色,外面、里面都是白的,有人说白颜色的建筑比较苍白,没有个性。其实当你做一个建筑或者一个室内设计的时候,外部造型和内部空间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稍微有一些大小的变化,高低的变化,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很多人都见过或画过石膏像或者汉白玉的雕塑,它们都是白色的,但往往很容易打动人,就是因为它有光影的效果,会产生视觉上一种非常纯净但又有变化的效果。相反,我现在不太能够接受色彩特别艳丽的,或是同时很多色彩,混搭的风格。这可能跟人的性格、阅历也有关系。

主持人:据了解,关于“极少主义”您做了一系列的讲座,能和网友简短的谈一谈极少主义应该怎么诠释?

  李文军:极少主义是从现代主义来的,只不过是又一个分支或者又一个极端。而现代主义肯定是从德国包豪斯主义发展来的,大家都公认包豪斯是现代主义设计的源头,当时很多大师聚集在那里做了很多实验性的项目。包豪斯主义或现代主义跟我们看到的“格子楼”绝对不是一回事。以前有评论家说过“格子楼”不叫现代主义,而是对包豪斯主义的歪曲。包豪斯主义当时也有工业化的概念:进入20世纪,可能有一些工业化的技术,能够更快更好地生产建筑。但包豪斯主义还是非常讲设计的,不是说把一层设计完,就拷贝复制到其它层就可以了,而是非常讲究比例、构成的。真正延续下来的现代主义设计的大师,比如说贝聿铭、理查德迈耶,他们的设计没有一个是设计了一层,就复制到二、三层的,也都是讲究比例、构成的,到底怎么开窗,开多少。当然,首先要满足功能,但怎么看起来比较美是非常重要。

  如果说我们的设计师只是在画图,那应该叫做制图员,而不应该叫做设计师。设计师应该考虑一个建筑的各个方面,说的大一点,这个建筑如果要在城市里面,周边有其他的建筑,你还需要考虑城市规划,怎么解决周边关系,景观关系,很多问题都需要全面考虑。国内的设计有些垄断,比如大的项目或者政府型的项目,可能在方案期间找一些国外设计师做概念,剩下全都是由大型规划院垄断。在垄断的基础上,肯定是不用去思考细节的。因为这个项目已经给你了,设计费已经给你了,没有竞争就不会想还要做的更好一点,更细一点,问题考虑的更全面一点。

    极少主义理念源头来自于包豪斯主义,首先也还是通过现代技术手段为现代人的居住和使用提供非常舒适、美好的环境。20世纪初,框架结构刚刚出现的时候,勒柯布西耶曾画了一张非常有名的草图,只有基础、柱子、楼板、楼梯。这张图说明现代的工业程度使我们可以不要墙,这就会带来空气、阳光。以前都是实体墙承重,像哥特式、巴洛特,都是非常厚重的墙,开一张小窗,上面有很多的花边。现在我们可以没有墙的约束,可以跟周边的绿色景观融合,拥抱阳光,并且拥有功能、立面造型的灵活性。因此,包豪斯主义讲究功能,比例、构成,讲究美,讲究设计,另外还亲近自然,与周边的环境、空气、阳光融为一体。
    极少主义继承了所有这些,但还要追求一些所谓的精神层面的东西。这可能也跟审美和生态节能有关。整个欧洲现代主义实际上是源于亚洲的,19世纪,有多少的欧洲艺术家学习日本的浮世绘,才产生了印象派和表现派。有多少欧洲的哲学家学了中国的哲学,才生产了许多新的哲学流派,尤其是在德国。翻翻他们的书,其实他们都是研究过老子、庄子、墨子等诸子百家的。中国、日本有非常有禅意的作品,例如日本的枯山水,形式简单,但可以使人联想到人生的沧桑、人世间的沧桑。而欧洲也由此产生了追求简洁、朴素的审美风格。到了今天,这种审美风格对精神层面的追求越发明显。例如,现在欧洲用的很多餐具、文具或者洁具越做越简洁,国内也有这样的产品出售。再举个更简单的例子,就是iPhone或者iPad,乔布斯是美国人,但我认为他是很崇尚极少主义风格的。我看了一下他的简历,发现他大学辍学之后去的是印度,冥想了一段时间。新的苹果系列产品简洁得如此极致,而在全世界范围都很受欢迎,这说明这种审美已经变成一种普遍的、潜意识的了。我们做的一些别墅,业主都是公司集团的老总。他们回家以后可能需要的是能够让他静下心来的环境,而不是还要对着那么多东西,或者到处都是花里胡哨的装饰。所以,我认为极少主义首先是一种有精神诉求的审美观。其次,极少主义还有对生态节能的诉求,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潜意识,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。但的确有一些人包括我自己并不喜欢“极好”、极奢侈的东西。因为也有过漂泊的经历,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你自己,你在拼搏,你在往前走,你在做一件事,你在追求自己的理想,其它东西都是在辅助你或者说是身外之物,你不可能带走。我很难想象国内的一些富有人士爱攒很多东西——宝石、古玩、字画、豪宅、豪车、美女,其实屋子里攒的东西越多留给自己空间越少。德国的富有阶级的生活理念就不一样,比如一些别墅建筑并不大,但院落非常大。其实他需要的是环境,工作之后回到家里可以跟家人团聚,在草坪上晒晒太阳,跟小孩子一起玩。漂泊过或者本身对这些都淡漠的人,并不希望家里面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。其实我自己喜欢攒书,因为有些书是在网络上看不到的,比如一些专业书籍可能出的数量很少,本身这些书搬家的时候就很累了,如果我再攒一些石头或其它什么的就更累了。大家都说生没带什么来,走也带不了什么走。生到死的过程中,你是一个人,因此你有一个家庭,有一个事业,有一个爱好,这就足矣,因为人的时间是有限的。

  主持人:设计方面是您的工作还是爱好加工作?

  李文军:我还是非常喜欢建筑的,应该说是找对了自己的位置。要是做一个工作不喜欢或者没有爱好,不是从爱好出发,肯定持续不了,而且痛苦。
    主持人:在国外这么多年的学习、工作经验,回国以后给您带来的最大收益是什么?

  李文军:回来发现,在德国的学习和工作经历对现在影响还是很大的。在德国学习的3年和国内学习的内容不太一样,因为有了一点工作经验,出去的时候有针对性的再进修。国内教学注重设计,美术这方面要求比较高,要求画画比较好。我这方面比较强,但工作的时候跟国外设计师、工程师交流发现理念上、理论上和技术上有差距,因此去柏林工业大学是专门学习建筑理论和建筑技术的。德国建筑设计是非常严谨、理性的,在德国事务所工作时,与德国设计师一起做项目,从建筑理论、功能和造型的细致推敲、建筑技术、细节、节能等方面都接触了很多,对我现在做设计影响很大。

  主持人:这也是国内外之间设计方面的最大区别?
    李文军:我认为是。尤其理论这一块我们很缺乏,大学里老师讲理论,但出来之后没有一个设计师能够真正的用上理论。你会发现国外的设计师画的草图跟儿童画一样,很幼稚的,并不是我们那么讲究透视非常漂亮,线条怎么连,阴暗面怎么区分,把草图画的表现力非常强。它们可能就是一种思路的表达,把思路表达出来就足够了。当然国外也有专门画表现图的人,但很多设计师并不太注重这方面,注重的是想法和理念。他要思考如何以他的理论为基础去说服客户,这样也会产生一些新的作品。欧洲有很多设计竞赛,甚至小规模的建筑也必须通过公开、公证的设计竞赛获得方案,因此也把国外设计师理论化的水平提高了很多。国内很少有真正意义上的设计竞赛,所以不需要真正去说服甲方,没有必要去研究为什么在这个地块上非要做这样的建筑。国外即使不是大师,做设计也会通过设计竞赛说服甲方、说服政府他的方案是最好的。既满足业主的要求,也满足政府的要求,同时也能表达出自己独特的设计理念。而有几位大师虽然都是十几年没有一个实施的项目,但他们有自己的想法,十几年如一日坚持自己的想法,哪怕寂寞时只能画一些画、写点文章,到最后终于能够说服投资方实施自己理想的设计,就能使更多的人接受他们这种理念。这说明国外设计师在思考方面,在对理论了解和真正说服业主,说服政府方面比我们要强。咱们国内这边一有个任务给我了,也不需要参加设计竞赛,那我就按部就班的流水作业,然后交上去,唯一需要注意的是怎么样满足政府的那些硬性要求,不行的再改一改。
    主持人:国内很普遍的是不管是政府,还是个人业主,都是我提要求,设计师根据业主的要求来做。即使有自己原创的东西,业主推翻以后,他们也不会坚持自己的意愿。其实像这样的作品就没有所谓的他的设计理念在里面了。

  李文军:有一部分原因是现状逼迫的,想想刚才说的垄断,还是有一些根源的。垄断企业拿走了大部分的设计项目,剩下的许多小型事务所,个人设计师,还有一些小型的国外事务所,都去抢那些非政府的或者是小一点的民营房地产项目。因为只有这些项目他们可以通过相对的“自由竞争”获得。而这里也没有多少真正意义上的设计竞赛,肯定都是千方百计通过私人关系接触到开发商,并且为了跟业主搞好关系,为了保留住甲方(这是我的上帝),甲方让我怎么去改,我就要怎么去改。如果我们所有的项目都是通过真正意义上的竞争,真正意义上的设计竞赛进行的,比如全国有一万个项目设计竞赛,我们就都有双向选择的自由去做设计。这个甲方的审美跟我的风格接近,那我就去参加他的项目的设计竞赛,这样对甲方来说也是好的,可以获得更好的设计方案。设计师也能经过筛选,找到自己想要服务的对象,做设计更有针对性。
    主持人:就是说现在市场是一种恶性循环。

  李文军:是的。让一个小型事务所不去做项目只是坚持理想,没有几个人能坚持。刚才提到的几位大师家境都非常好,挣不挣设计费对他们来说无所谓。有一些家里面环境非常好的人,所谓富二代不一定非要玩豪华车,也有喜欢艺术追求艺术的。只不过他的追求有一定经济基础,也能抗风险。我认识这么几个设计师,实施的项目很少,但都是在做自己理想中的设计。其中有一位意大利建筑事务所,老总在前几年投的上百万都是小意思,主要是想扩大影响力,招揽的也都是非常好的设计师。他们做的设计甲方不用也不会更改,他们能做到这一点。但这就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。国内有很多设计师,尤其现在有一种趋势:很多年轻的设计师也想自己做,觉得在设计院可能会荒废掉,但出来之后发现非常困难。不去找甲方,不去马上接项目,自己的生存就是问题,所以慢慢和理想有点脱节,要去做一些自己不太喜欢做的事情,要学一些推销自己的技巧,慢慢就会变成职业经理人,跟设计慢慢脱节了。

  主持人: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您是偏向于建筑设计吗?

  李文军:对,偏向于建筑设计。我们只做我们自己设计的建筑的室内设计。


    主持人:现在实行限房政策,室内设计这一块市场呈下滑趋势。

  李文军:其实做建筑并不容易,一般的设计行业垄断其实主要是垄断建筑设计,真正到室内设计没有什么垄断,没有听说某些室内设计是被某个设计院垄断的。

  主持人:很多室内设计师转向做建筑设计了。

  李文军:这种转型我认为不太可能。因为室内设计和建筑设计要求的能力是不一样的。室内设计只是做里面的装修、配饰,但真正的建筑设计需要你考虑很多东西的。除了功能、造型,还要考虑例如周边的环境,城市的规划,生态节能,再负点责任是这个区域所承载的文化。另外,还需要了解结构,一个造型以何种结构可以支撑它。还有对配套工种、市政管线的了解,还有对城市历史文化的考量。因此从技术角度来说,室内设计师简单转向建筑设计是不负责任的。另外,现在的经济适用房和保障房的设计基本也是被垄断的,因为它的建设速度要求很高,在3年之内全国建3600万套,今年计划建了1000万套。不是说个人设计师或者小型事务所能够做的,而且的确是被各个地方政府直接分配到各大设计院的。所以,我们做室内设计的时候只需要满足业主的要求。例如,要做酒店内装或者做居家内装,只需要满足这一个业主的要求。但做建筑的时候,你要考虑到的不仅仅是给你的甲方做设计,还要考虑建筑如何融入到这个地区,要面对市政规划,要面对社会。另外,还需要考虑许多技术性、规范性问题。

    主持人:关于保障性住房的建设,您有什么看法?

  李文军:单就设计方面来说,各大设计院为了赶周期,在满足要求的基础上抄一些现有的节点,并没有下大功夫设计、研究。因为造价上有限制,所以从造型上来说简单,甚至简陋。我不是说要像CCTV或者美术馆那样发挥,但起码也要做到实用、经济、美观,因为毕竟是要住人的。另外,上次参加一个关于保障房的会议,住建部的人就说温家宝提到现在保障房的建设质量非常差。在德国,规定住宅建筑是所有建筑类型里寿命最长的,现在国内不太重视住宅,重视的只是公建、大型建筑,企业的或者政府的形象工程。在德国一般住宅建筑最低的寿命在1991年的标准应该是100年,简易住房的寿命应该是80年。“使用年限”是为了计算建筑折旧,住宅类使用年限写的是40到50年,但另外有一个关于“建筑类型实际寿命”的规定,应该是“使用年限”的2倍。现在,我们有这么大的保障性住房的建设量,的确需要好的设计师。现在的设计师需要提高的是责任感,不单单是设计能力。

  另外,从城市规划角度看,我个人的观点是不应该这么快建设这么大面积的上保障性住房。当年鼓励大家买车,今天道路都成为了停车场,于是就开始限制。3年之内全国做3600万套廉租房、经济适用房、两限房,它会是一种什么景象?北京今年计划是20万套,3年下来也是近百万套。本身城市已经很成问题了,现在我们夏天电不够,水也是南水北调,城市容量已经饱和了,我们还为什么去大规模建设。城市突然又加进几百万的人口,城市的负荷是不是太大了,做之前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做这些建筑是为了什么。国外也有保障型住房,针对的是“土著”居民。因为当城市的发展去拆迁、去扩张,原来居住在这里面的人,他会有一种不满。真正后来进入城市的人不会有不满,因为他进来的时候已经是这个样子了。我是“土著”北京人,原来是在二环里面,二环以外都是郊区,结果拆迁我就必须要去三环,再往后必须去四环、五环。房价越来越高,可能就没有我容身之地了,我会有不满情绪。国外用保障性住房解决土著居民的问题,使他们能够安下心来。北京已经是2000万的人口了,你再进来就需要承受高房价的现状。

    城市的发展不应像美国东、西海岸或日本东京——城市无限扩张,带来的肯定是交通、能源的问题。中国城市的发展,例如北京的发展还不像国外,许多城市里面还有一块或几块非常大的绿地,北京现在是没有。这等于是几百平方公里都是混凝土!夏天的热导效应温度一下能上来好几度。当初在城市发展规划时,能不能在三四环之间或四五环之间做一个绿化带,再在外围建卫星城?像莫斯科、伦敦的发展,都是老城外做一个绿化带,再做卫星城,这对生态环境是非常好的。现在我们城区都是混凝土,再加上汽车尾气,那我们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呀。

  建设保障性住房的不是政府而是开发商,肯定是想到要盈利,他的造价、投入就会压得更多一些,建设出来楼房的质量肯定就会是个问题,环境肯定也比现在有些小区的环境还要差。任何事情应该考虑好了再做!政府需要马上解决住房难这个问题,但应该至少是两条腿走路,一边做着,一边组织专家进行完善使其下一步做得更好。这是很有必要的。不能说为了打压房价,出台了新政之后又带来新的问题。不能矫枉过正。

    主持人:您觉得有没有更好的一些办法,仅仅是对人口进行限制吗?

  李文军:那么计划生育政策是不是一种人口限制政策呢?许多国家为什么有苛刻的移民政策呢?问题的关键不是限制人口,是如何理性地、可持续地进行城市发展建设。全国所有人口都非要进入几个大城市?不能全国所有城镇均衡发展?

  房价高是一种市场经济的结果,我认为还是应该保持住商品房的市场行为,让它继续市场化。真正买得起现在这种房价的都是有产阶级,或者炒房团,普通老百姓买不起可以去租房,低收入“土著”居民可以接受政府资助。房价高的现象是短期的,房价慢慢会降下来,目前之所以高是因为很多人去炒。等到没人买你房子的时候,房价肯定会降下来,因为你不是刚性需求。毕竟大多数人没有那个经济实力,99%的人工资收入才几千块钱,怎么承受得了那么高的房价。而且实际上现在没有售出的商品房还很多。而政府可以只采取廉租房的政策,即由政府的专门部门负责建设、负责管理,并只以租赁的形式提供给低收入人群。可买卖的商品房方面应该还是让市场自由调控。将来还会有新建的房子,房源多了以后房价也会慢慢降下来。炒房的人长时间内卖不出去也会降下来。各地区的发展均衡了,大城市的房价也会降下来。政府为解决社会问题可以去提供一批租赁方式的保障性住房,但最好不干预商品房的市场经济。政府行政地涉足房地产,有点计划经济打破市场经济的味道。

  另外,两限房要求是三口家庭年收入是8万8以下,家庭总的资产57万以下,人均不够15平米可以去申请。比如我符合要求申请到了,但我的邻居三口之家年收入9万,总资产60万,虽然也是人均15平米以下,但前两条不够,想搬搬不进去,最后的结果是作假。因为如果不作假,两限房6000元一平米都不到,买不到这个房,买商品房就变成了1万8到2万一平米,这就意味着他要付3倍的价钱。如果年收入8万8以下买两限房,虽然收入低但7、8年就可以买下90平米,但旁边的邻居年收入9万买90平米的商品房,同样大小可能要20几年甚至30年才能付清房款或还完房贷。这就造成了一个新的不平等,就因为是政府的强制规定。很多人为了这个利益就肯定要去做作假,甚至有钱人也去作假。如果所有商品房是市场自己调整,价格就不会差太多。保障性住房的确起了一些作用,但这种方式有点太极端,太硬性了,将来会带来的问题应该事前考虑到。

  政府为了一个举措去给行政性方面的指令,而作为设计师不帮助政府考虑周全只是去画图,那还有谁去考虑这些问题?你是专家都不去考虑,政府的那些领导人其实管的是政策的制定,不会对于建筑、城市规划也那么精通,所以得有人去想!还是那个问题,如果很多地方都是垄断,很多人就不去想。垄断设计企业内的人只管画图拿钱,而垄断设计企业外的人,也不愿去想。反正保障房建设也不管他的事情,为什么操这份心?他首先还得考虑自己的生存。

    主持人:作为知名的设计师,在这样的环境下应该倡导现在的设计师怎么去做?

  李文军:怎么去做是很难的,我认为应该加强一些设计师的修养,但也很难。有些人听我说的觉得对,但怎么去加强。现在媒体上天天都是那几个演艺界的脸轮流转,电视剧是古装完了上谍战,谁有时间去思考,我觉得媒体也应该呼吁呼吁。我认为现在媒体虽然有注重艺术的倾向,给我的感觉是只是为了宣传,只是为了作为一次又一次的盛事报道。媒体应该更多注重创意、设计深层次的理念,应该更关注这些想法能为社会带来什么好处。现在被报道的大多都是浮于表面的东西,很多看似是非常前卫的艺术作品,如果是为了在艺术领域有某种程度的提高、探索,这是好事。但在媒体上以作秀的方式宣传,这对大众是一种误导,许多人会感觉你的这些所谓“设计和艺术”跟我们的生活没有太大关系。怎么样提高设计师的修养,或者怎么让更多人注重设计会给人们生活或者是社会带来什么影响,这方面媒体应该宣传得多一点。

  比如在德国时,我就住在慕尼黑现代美术馆旁边,慕尼黑的艺术馆区有三个美术馆,都在一块。每个周末我都去一趟,周日是免费的。现代美术馆里有绘画、装置、家具、工业产品、建筑设计几个区域。那里也有报告厅,经常播放关于艺术的短片,有几次我看的是ART5(法国的一个艺术频道)制作的介绍建筑的专辑,既有侧重设计理念的,也有侧重生态节能的。

  主持人:艺术家和设计这两点应该怎么结合?

  李文军:首先这两点有非常大的区别,因为艺术家可以不考虑功能。比如很多椅子,好看但不能坐,或者说其实就是为了造型而做的。如果从这个思路出发,明天我们所有的房子都可以更好看,里面都可以不用住人。
    主持人:怎么做到交集?

  李文军:设计师的首要责任是解决问题,如果不能解决问题就不能称为设计师。小到对一个业主的室内设计,大到做一个建筑对整个城市的影响。我做的是一个酒店,还是一个写字楼,还是美术馆,你首先应该拥有这方面的知识,然后去解决一个具体的问题,最后要考虑以艺术的表现形式完美地结合。但艺术家这些都可以不考虑,画一个“云”都能称为建筑,但根本就不能用。但设计师和艺术家都应该是善于思考的人。

  怎么提高设计师的修养?你必须首先了解相关知识。作为我个人,我了解很多,但还有很多都不了解,我会做别墅、美术馆、写字楼,但让我去做一个机场,或者洗衣粉工厂,比如让我去做一个医院,就需要是学习新的知识。千万不要认为我就是设计师,我就可以做了,不是这样的,你首先要了解知识。而且真正负责任的话,你应该把所有前人做的经验都要了解了解,至少找一些案例,把它研究透人家是怎么做的,为什么这么做,后来有什么问题,怎么能让他做的更好一些。把这些都了解清楚你才能尝试做第一个,做第二个的时候才会有一些心得,做第三个的时候才会轻车熟路。
    主持人:您最擅长的是哪一块?

  李文军:别墅,高档住宅,美术馆,写字楼,还做过售楼处、展厅。另外,我们还擅长商业区、住宅区的规划。我们发现国内在规划方面的确不太重视,因此这也是我们的优势,因为我们考虑建筑与城市、社会、文化的关系多一些。很多项目是政府给一块地,开发商买了,说就要在这儿2万平米的地上盖10万平米的楼,很多设计院不会考虑怎么能做得更好一些,跟周边环境是不是融合一些,这边应该多退一点还是那边多退一点,入口在哪边更好一点,景观如何处理,是不是要做一些架空或屋面的绿化作为补充。这方面国内的许多设计单位考虑的比较少。

  主持人:生活方式上您有哪些自己的特色?

  李文军:我比较喜欢旅游,最理想的是开着一个房车,当然是非常先进的房车,里面可以办公。因为现在信息也非常发达,比如甲方让你做项目,通过电子或者网上视频会议,做完设计发回去。约好开会,可以开着车去甲方那里,剩下的时间可以去旅游。但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就是设计、学习、出差兼旅游。

  主持人:把工作作为一种兴趣爱好。

  李文军:设计是一方面,对于我来说学习是非常重要的。中国有句古话“活到老学到老”,我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。如果用心,学习的时候会发现问题,引起思考。设计理念方面我还是希望纯粹一些,更加追求精神上的一些东西。我也接触过、参观过一些国外设计大师的作品,感觉把建筑做好并不一定需要过多的装饰,而是真正能够通过细节,哪怕一砖一瓦,或者墙面粗糙或者细腻的纹理,能够表达出你对人生或者对这个世界的一种看法。当有人参观的时候,如果有人也有同感,产生共鸣和理解,那就是成功了。

  主持人:您有别的兴趣爱好吗?

  李文军:以前有但现在没有时间了,是画画。最快的是速写,有时间的话,可以坐下来画油画。还爱好旅游,听听古典音乐,还有就是语言。我会英语、德语,还学了意大利语和日语,开始学语言的时候是想旅游方便,与其在意大利说英语,还不如学一学意大利语,本身他们也是历史悠久的,很多英文、德文的名词也是意大利语来的,比如咖啡的种类都是由意大利语过来的。慢慢发觉学语言的时候,会加强你对这个国家或者民族精神面貌的了解。比如说语法里面德语是所有语言最严谨的,不会让你产生疑义。比如说日语,感觉跟中国话比较接近,但实际上一个词好几种说法都要记下来,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。而且日语语法有很多所谓标识性的符号,很像中国古语中的“之乎者也”。另一方面,它的语言基础却是最简单的,只有5个元音,15个辅音。而基础越简单简单,变化越复杂。所以有很多似乎很相似的词,也有很多音节很长的词。

  主持人:请您总结一句经验之谈,跟网友提出几个建设性的建议。

  李文军:希望大家都能坚持,坚持自己的理想,坚持自己认为美好的东西。现在整个世界五彩缤纷,什么都有,对于自己来说似乎有许多选择,困难的时候是不是需要转转行,做一些自己不太愿意做的事?其实,如果你坚持不了原则,也要坚持理想,不应该完全沉默在汪洋之中。

  主持人:谢谢。

 

 

相关文章
图文资讯
我要评论
输入验证码:
网友评论 (共0条评论) 我要留言
暂无信息
评论内容 评价人
家装知识
论坛知识
入门知识